孩子进校园,青年有工作

  • 发布日期:2021-10-09 11:03:45
  • 来源: 天山网
  • 字号:[ ]

——南疆社会发展变化观察

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以来,南疆四地州以更大力度、更有效举措推动教育事业发展,为南疆社会稳定和发展提供恒久动力源。同时以产业发展促就业,画好稳岗位、保就业的“同心圆”,让南疆各族青年愿意学、学得好,就业有保障。

一个寻常的工作日,记者乘车穿梭在南疆乡村公路,所到之处院落宁静。当地干部告诉记者,村民们或在田间劳动,或在邻近的乡村工厂中工作。驻车处的和田地区和田县布扎克乡库木村幼儿园里欢快热闹,孩子们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进行滑梯、蹦床等器械游戏。

“幼儿园给工作的家长们解决了后顾之忧,父母们都很放心。”园长阿尔孜古丽·阿力木说,幼儿园共有240个孩子,14名专职教师。学校按照健康、社会、语言、艺术和科学设置课程,孩子们还可享受到免费的早餐和午餐。

近年来,南疆四地州持续推进农村学前三年免费教育,巩固义务教育成果,实现农村幼儿园“应建尽建”、4岁至6岁学前儿童幼儿园“应入进入”,像库木村幼儿园这样的校舍和师资配备已成为南疆乡镇的“标配”。

此外,南疆各地积极推进高中阶段教育多样化发展、职业教育改革发展、高等教育内涵发展。为集约利用土地,整合优势教育资源,着力解决和田市学校布局散、班额大、条件差等突出问题,和田市去年10月建成并投入使用了朝阳教学园区,后者整合了和田多所小学、中学,成为和田地区规模最大的一贯制教育产业园区。

走在初中部校区,教室宽敞明亮,宿舍干净整洁。学生们按照防疫要求,分批前往食堂就餐。午后,球场上挥汗如雨,书法室内笔酣墨饱。刚升入初三的图玛日斯·艾尔肯告诉记者,学校提供了完善的住宿条件,因此自己和全班大多数同学一样都选择住校,以便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紧张的学业中。

“我的家乡和田紧邻沙漠,未来我想报考厦门大学,去大海边生活学习。”还在上初三的图玛日斯对未来充满期待。

就业是民生之本。有力保障各族青年顺利就业,在人生舞台上收获成就感、获得感,不仅事关南疆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,更对当地教育事业长远发展起到鼓舞和示范作用。

对于22岁的阿里木江·卡迪尔来说,当下最得意的事莫过于刚参加工作的他,如今每月收入已超过父亲,成为家中名副其实的“顶梁柱”。

去年,中专毕业的阿里木江,在和田地区墨玉县喀尔赛镇铁热木村“访惠聚”驻村工作队的支持下,来到新疆美比特集团有限公司成为一名产业工人。

公司为员工提供免费食宿,阿里木江“轻装上阵”,很快掌握了工序要领,他随后被任命为肉鸡部切件班长,每月有4100元收入。“我将工资一部分给父母,剩下的留着自己用。”阿里木江说,“有了稳定的工作,我现在很踏实。”

记者在阿克苏、和田等地走访发现,各地一年来持续加大就业惠民政策力度,帮助各族群众早就业、快就业。愈发兴旺的产业经济,承接了不少像阿里木江一样刚走出校门的青年,后者正逐步成为南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“生力军”。据统计,截至2021年7月底,新疆实现城镇新增就业35.62万人,全疆就业总人数超过1300万人,高校应届毕业生去向落实率达到90%。

乡村振兴,核心在人,重点在青年。近年来,南疆各地充分挖潜乡村特色优势,让年轻人在家门口得到施展才华的平台。

阿克苏地区温宿县柯柯牙镇塔格拉克村距离边境60公里,巍峨的天山托木尔峰下,蜿蜒的柏油路通向云雾缭绕的山间,两旁别具风格的民宿错落有致。

在新疆社会稳定红利的充分释放下,阿克苏文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在当地打造“归园田居·塔村”高山乡村生态旅游品牌,通过抖音、快手等新媒体传播平台宣传推介,昔日的贫困村如今蜕变成为“网红”旅游村。

看到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后,新疆农业大学毕业生阿依古丽·色买提并未和同学们一样留在城市,而是选择回到家乡协助父母开办农家乐。“以前村里啥也没有,年轻人就算想留下也没有合适的工作,都得外出打工。”阿依古丽说,“开展生态旅游后游客越来越多,我在家门口就能赚到钱。”

凭借流利的国家通用语言沟通能力以及优质的服务,阿依古丽家的农家乐如今小有名气,全家收入也水涨船高。今年至国庆前夕,塔格拉克村已接待游客19.65万人次,旅游收入2740万元,全村人均增收超过2万元。

一名南疆基层干部告诉记者,南疆青少年儿童群体人数众多,有效解决就学和就业问题,就是在立足长远解决南疆发展问题。

(新华社乌鲁木齐10月8日电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分享到: